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正文内容

秦始皇下令修的秦直道,没有混凝土,如何做到2000年仍寸草不生?

中国历史6天前5

秦始皇下令修的秦直道,没有混凝土,如何做到2000年仍寸草不生?

嬴政自豪地展开地图,这是他的天下。

当他的视线来到西部边境,嬴政的目光柔和了起来。他想起当年,就在这里,自己的先祖们惨遭西戎的屠杀,秦,几乎就要灭亡。

他闭上眼,虽然自己从未亲身经历,但仿佛此刻他就在那里,仿佛,“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的战歌就在耳边……

不久之后,秦国百姓得知了一条消息:秦始皇将举全国之力,修长城,建直道。

勇敢的秦族人,共抗外族世仇

嬴政为何要狠心修长城、建直道呢,一切还得从公元前771年说起。

那年,周幽王在骊山之下被外族部落西戎所杀。

西戎在攻入镐京后,一路烧杀劫掠,曾经的西周都城毁于战火,华夏文明危在旦夕。

中原的各诸侯国见此情形,怎能忍,可是他们也怂,这西戎乃游牧民族,虽落后但野蛮,还善骑射,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骑兵就是“陆战之王”。

就在这时候,一支来自西陲的部落军团来到镐京,他们并不是什么诸侯国,而是一个族群——秦。

秦族人挺身而出,除了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部落精神,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马。

在迁居到西部边疆的几百年里,秦人的先祖们从当地的游牧民族西戎那里学到了一项重要技能,养马。

当时,族人首领的儿子秦非子养马技术高超,受到周王室的赏识,为表赏赐,周天子封他为周的“附庸”,赐姓嬴,并划出一块叫“秦”的方圆五十里的土地,让他去建立自己的城邑。

从此,秦族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盘。

有了地盘,意味着秦不再混杂于戎、狄之间了,而是与他们划清了界限。

起初,秦人与西戎人还能和谐相处,两个族群也会通婚。

直到公元前841年,周王朝爆发“国人起义”,西戎此时趁乱举兵内侵,攻占秦人宗庙所在地犬丘,秦族人惨遭屠杀。

就这样,秦族与西戎结下了世世代代的血海深仇……

整整70年过去,来到此时的镐京沦陷,秦人有着太多的理由挺身而出:世代的仇家在华夏大地上撒野,自己的族群又拥有许多战马,为何不战?

在秦族首领秦襄公的率领下,他们护送周王室,突破西戎的重重包围,东迁洛阳。各诸侯国也纷纷响应,最终联合把西戎赶了出去。

周王室不甚感激,便正式册封秦国。

秦族也正式成为诸侯国,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在这之后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了解了,商鞅变法、李斯辅政,让秦国从一个小国崛起,成为了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

西戎逃窜,匈奴兼并戎狄

随着秦国不断壮大,西戎那边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如果说以前是“两个族群打得你死我活”,那么现在成了“秦国完全碾压西戎”。

在秦军的攻势下,整个西戎分崩离析,有的族人选择融入秦国,有的族人向北逃窜,这个时候,他们恰巧碰上了一个正在南下的民族——匈奴。

北狄那边也是类似的情况,他们也被中原的诸侯国打跑了。匈奴一路吸收、兼并戎狄,实力越发强劲,成立了“匈奴联盟”。

到了战国时期,已经形成了“冠带战国七,而三国边于匈奴”之势,也就是说,战国七雄中,秦、赵、燕都邻近匈奴部族。

匈奴联盟的首领头曼单于,在秦、赵两国刚刚经历大战后,想要趁火打劫赵国,将其作为自己入侵中原的垫脚石。

想法很不错,现实很残酷。赵军名将李牧率军迎头痛击,一举大破匈奴十余万骑。

修长城,建直道,抗匈奴

根据以往与外族的作战经验,中原地区的诸侯们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游牧民族虽然善于骑射,但对于粮草补给是完全不懂,而且也不太会攻城。

这个时候,楚国人想出了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点子——既然你不会攻城,那我就造城。

于是,他们开始修建长城,诸侯们也纷纷效仿,修建自己的长城抵御外族。

不过,日益壮大的匈奴联盟还是趁着中原内战之际,在河套以南的地区占领了大片土地。

再后来,秦始皇统一天下,嬴政这时总算能跟匈奴们好好算账了。

秦国的“攘外事业”可是个大工程,分为收河南、修长城、建直道三个项目,这里必须要提一下蒙恬,因为这三个项目的负责人都是他。可以说,蒙恬大将军为秦国对抗匈奴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收河南】:蒙恬奉命率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被誉为“中华之一勇士”的蒙将军当然不负众望,迅速夺回河套以南之地。

【修长城】:秦人世代就与游牧民族斗争,所以秦始皇心里清楚,要想彻底灭光他们是很难的,难就难在一个“游”字,因为在游牧民族的意识形态里,完全没有什么城池或者根据地的概念,他们居无定所,牲畜往哪迁徙他们就往哪迁徙,哪里有草原他们就在哪里发展。

所以,秦始皇并不打算进攻,而是选择铸造铜墙铁壁。他命蒙恬把以前赵国、燕国的长城和秦国自己的连接、修缮在一起,筑造一道超级屏障,将匈奴硬生生地挡在墙外。

【建直道】:当长城的项目竣工,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那些驻守在长城的士兵,他们吃什么?

前面说过,西北地区只适合养马,农耕业不发达,所以这里的粮食产量有限。

离长城最近的军事重镇叫九原郡。比如说,从国都咸阳运粮食到九原郡,或者说嬴政想亲眼看一看长城,他先要经过上郡到云中,再从云中西行到九原,除了要绕很远的路,途中有些地势也很复杂,相当不方便。

这个时候,秦始皇又展现出了他超前的智慧——修建一条秦国的“高速公路”。

这一次,依然还是蒙恬,他接到始皇帝的命令,在咸阳与九原郡之间修建一条直道,主要用于运送军事方面的物资,以及人员、兵力的调动。

不长草的秦直道

与长城一样,秦直道也是秦帝国缔造的奇迹。它全长700多公里,穿越14个县,路面最宽处约60米,一般亦有20米。

直道与长城大致呈“T”形相交,长城像一张弓,直道像一只锋利的箭,随时准备射向帝国北面的匈奴。

如同现代高速公路上的服务站、加油站,秦直道上也有驿站、烽火台、哨卡等设施,为了方便始皇帝出巡,有的直道段还建有宫殿。

更具传奇色彩的是,这条道路历经2000多年的历史,依旧没有杂草丛生的痕迹,即便现在的人去秦直道,都可一眼分辨其走向。

那么,这在当时没有机器碾压和混凝土浇筑的情况下,秦人是如何做到的呢?

这与秦代独特、高超的筑路技术有关。

当时,秦直道所用的土皆为“熟土”。所谓熟土,就是先将泥土细致地碾碎,再进行烧或炒等高温处理,最后往里面加入大量的盐碱,这样一来,不仅土里水分稀少,草籽及其他有机物也无法发芽。

除了熟土,如何将它们层层夯实也是至关重要的。

那时候的土松而散,不能形成块状,墙体和路基都无法使用。

古人想到先将泥土加水闷湿,然后用木板将其夹紧,再用一种叫作“夯”的工具,让两个人一起抬夯,用力砸向铺在地上的泥土,这样一操作,泥土就能打得足够坚固。而到了秦朝时期出现的石夯技术,则更为精湛了。

秦人一次又一次地捶打夯实,就如同锻造钢铁一般,最终达到了类似于混凝土的效果——厚达数十厘米的上方土层十分坚固,四轮的马车碾过也不会将其破坏,而且土层几乎没有间隙,内部也不会产生氧气,外部的草种落到路面上也就难以扎根生长。

这也就是为什么2000多年来,即便秦直道后来被清朝废弃使用,它的路面上也一直见不到野草。

当然,这其中也有外部的因素,那就是严格的质量把控。

秦国律法那是出了名的严酷,为了修建秦直道,三十万秦军和民众都参与了施工。工程的监督十分严格,每一级都有专人监督,他们都要为工程质量负责,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因此,任何人都不敢偷工减料,更不敢偷懒减少工序,就像现在的军民两用高速公路,试问这种高速谁敢马虎?

更令人佩服的是,秦人还考虑到了排水的问题。他们选择以山脊线作为修路的地点,通过“堑山堙谷”的 *** ,使道路呈现出中间高、两边低的结构,而且在中间还保留了碎石路面,以便于驴、马等动物行走。

无论是万里长城还是秦直道,都蕴含着古人的智慧结晶,而最该歌颂的,就是那些无数为之辛苦劳动的百姓。

有太多的人,在这里累死、饿死,也有的人,在这里哭得死去活来,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此外族再也不敢南下。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追风历史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flsw.com/202404/589964.html

“秦始皇下令修的秦直道,没有混凝土,如何做到2000年仍寸草不生?” 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