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正文内容

盛佩玉:丈夫出轨后愤然离家,晚年公交上重逢,掏出俩肉包子给他

中国历史2周前 (03-30)5

1916年晚清首富盛宣怀因病去世,盛家因为李鸿章的关系数十年来过得顺风顺水。光是盛老太爷留给家人的财产就有近1400万两白银,占到大清一年税收的一小半。

如此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过世,跟盛家世代交好的邵家也派人到苏州吊唁,葬礼上盛宣怀的孙女盛佩玉遇到命中注定的男人,却也是悲剧的开始。

豪门爱情修成正果

爷爷过世那年盛佩玉只有11岁,葬礼上她心情低落哭成泪人,丝毫没注意到角落里一个十岁小男孩正忍不住朝自己投来目光。

这个剑眉星目的俊朗少年,正是邵家家主邵友濂的孙子邵云龙。

后来,盛佩玉起身目光扫过身侧,发现邵家的小表弟正在偷偷看自己,两家人本就是世交,没过多久二人便成为玩伴。

抓周时邵云龙拨开金银美玉,放过算盘账本,握住一根狼毫大笔,似乎意味着这辈子或将成为一个风雅文人。

实际上,邵云龙有的是一颗玲珑心思,对于喜欢的姑娘会做出浪漫温柔的举动。苏堤杨柳畔他举起照相机,拍下小表姐的甜美笑容,盛佩玉对这个清秀可爱的小表弟颇有好感。

只可惜当时的女人远不如今天这般自由,尤其是豪门大族的女子,都是养在深闺足不出户。

葬礼结束邵家人离开,两人并没获得太多见面的机会,但邵云龙对盛佩玉的思念却越来越深,每当两家互相走动时,都会疯狂寻找小表姐的倩影。

随着年纪增加这种朦胧的好感蜕变成真挚的情愫,邵云龙提笔写下《偶尔想到了遗忘的事情》,借这首情诗表达内心的爱意。

盛佩玉偶然间听父母说,邵云龙吵着闹着要改名,要知道世家大族的辈分早就定好了,轻易更改就是大逆不道,便好奇问道:“那他要叫什么?”

父母似笑非笑吐出三个字“邵洵美”,霎时间盛佩玉的俏脸浮现嫣红,只因这个名字蕴含的爱意,堪比之前那首情诗。

《诗经·郑风·有女同车》写道:“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很显然邵洵美已然不满足于用文采表达爱意,连名字都要跟盛佩玉门当户对,盛家的大人们巴不得跟邵家亲上加亲认可这段感情。

不过也没故意撮合,而是让两个有情人自己作出决定。就这样邵洵美和盛佩玉陷入热恋,来往的也更加频繁,但不久后意外忽然出现了。

1925年国内反帝运动到达 *** ,上海租界爆发五卅惨案,成为反帝风暴中心。跟许多有识之士一样,邵洵美决心前往英国留学,寻找让祖国重新崛起的出路。

临行之前,邵洵美向父母请求一定要先去跟盛佩玉提亲。

在他看来祖国必然要拯救,可自己这一去就要跟心爱的小表姐相隔万里,万一学成归来时小表姐已经嫁人,那岂不是要悔恨终生?

两人相恋数年感情早已水到渠成,盛佩玉也抛开矜持答应求婚,只不过邵云龙走得急来不及办婚礼,就只能匆匆拍一张结婚照当做信物。

临行前盛佩玉满怀爱意的说道:“既然娶了我,就要跟我约法三章。

之一不准在外面找女人,第二不准赌钱,第三更不准抽大烟。”邵洵美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这段浪漫爱情至此修成正果。

婚后生活丈夫挥霍

到了英国后夫妻俩书信往来就没断过,临行前盛佩玉送给邵洵美一件白毛衣,后者为此专门写了一首诗,并发布在当时最火的报纸《申报》上。

在英国邵洵美没有按照父辈的安排去学些经济知识,反而跟徐悲鸿、徐志摩等文人墨客混在一起,文学造诣突飞猛进。

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买一张明信片,写上一首情意绵绵的短诗寄回国内,盛佩玉则认真把所有短诗都整理出来,编撰成诗集《天堂与五月》纪念这段浪漫回忆。

只是她没有想到出国前定下的三条约定,邵洵美已经悄悄违背,因为他在英国学会了抽大烟。当然,这在文人墨客眼中算不得什么大毛病,而且邵洵美也没有沉迷其中。

当时,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此事却对他日后的生活造成不小的打击。国内工人起义运动频发,邵家的好几处房产都被愤怒的工人们给烧毁,家族发展开始走下坡路。

两年后邵洵美学成归来,有情人终于在上海卡尔登大饭店补办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复旦创始人马相伯证婚,徐志摩、陆小曼和郁达夫等名人纷纷出席。

婚后的邵洵美还是存了些许骨气,告诉盛佩玉自己不想当个坐吃山空,啥都不会的富二代想要创业,靠着一双手改变命运摆脱家庭的束缚。

对此盛佩玉自然是一百个支持,之后邵洵美跑去南京给好朋友刘纪文当了三个月市长秘书,结果发现自己不是跑官场这块料而挂印离去。

随即他从银行贷了笔钱创办上海时代图书公司,可惜他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而且平日里好面子又爱挥霍,生意做得可谓是一塌糊涂。

鲁迅还因此对他大加嘲讽,说他仗着岳丈和老婆有钱就胡乱挥霍,还用老婆陪嫁的钱做“文学资本”。

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当初邵洵美到英国留学时,就是其他留学生眼中的“人肉提款机”。有个学生找他借钱,话都没说完,邵洵美就甩出去200法郎。

他认识不少文化界的名人,沈从文、胡适、闻一多和徐悲鸿经常跟邵洵美组饭局,而且只要有他在别人就用不着想买单。

郁达夫一句话“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说的就是邵洵美在家里请客的盛况。

一如既往地挥霍一段时间,邵洵美的公司最终被玩破产,眼看还不上借款,盛佩玉只好把自己的嫁妆拿去卖了换钱。

盛佩玉并没太生气,毕竟她的经商头脑超过丈夫十倍,亏钱不打紧大不了以后自己想办法再赚回来,真正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邵洵美与她闺蜜出轨的事。

两次出轨夫妻陌路

办出版社期间,邵洵美认识了美国来的撰稿人艾米丽·哈恩,俩人之一次在晚宴上见面就对彼此有好感。

艾米丽就被邵洵美迷倒,后者也对这个明艳动人的美国女作家一见倾心,还给她取了个中文名“项美丽”。

晚宴结束邵洵美请她到家里做客,又陪着她游玩南京,玩着玩着就玩到了床上。

盛佩玉只当俩人是同事,对此毫无戒心,反而因为很聊得来跟项美丽成为好闺蜜,还帮她在自己家不远处租了套公寓。

丝毫不知丈夫早已跟闺蜜同居,直到有一次她出门后想起一样东西忘记拿了,拐回家里取东西,半路上看到丈夫的车停在闺蜜家门口,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女人的第六感让盛佩玉走进院子,推开虚掩的房门,眼前一幕让她心如刀割。只见宽大的床铺上,曾经跟她约法三章的丈夫,正搂着闺蜜躺在床上吞云吐雾。

自己为邵洵美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丈夫却跟闺蜜乱搞还抽大烟?想到这里盛佩玉眼圈顿时红了,邵洵美和项美丽见状连忙跪下认错。

当时盛家远不复从前兴盛,离婚后她带着一群孩子也没个依靠,一咬牙从手上取下一个玉镯子交给项美丽,让邵洵美娶这美国女人当小妾。

盛佩玉的隐忍没有白费,在项美丽帮衬下出版社生意渐渐好转,就在这时后者忽然提出要去重庆,为正在写的书《宋家三姐妹》找灵感。

邵洵美虽然喜欢项美丽,但在他心中小表姐这个发妻的地位明显更高,最后摇头拒绝,项美丽则负气离开邵家跟他断绝往来。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话形容邵洵美正合适,没过多久他又与家里的女仆搞到一起,盛佩玉许是被丈夫 *** 到,决心要靠自己打拼出一片天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当她发现丈夫再次出轨后,没有选择原谅也没有就此离婚,而是搬去南京居住,夫妻二人正式分居不相往来。

建国后邵家的产业被收归国有,邵洵美当了几十年阔少爷,除了花钱啥都不会,以至于找工作四处碰壁。

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上海守着老宅,靠变卖家产养活跟他私通的女仆和四个孩子,年轻时的那帮朋友此时也都跟隐身一样对其置之不理。

看着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邵洵美没办法只能给盛佩玉和项美丽写信求助,殊不知项美丽的老公是美国间谍,结果他啥都没做就因为“敌特嫌疑”被抓进大牢关了三年。

出狱后邵洵美状态大不如前,成为一个身形佝偻的白发老人,而且家里的房子也被没收两间,女仆带着四个孩子过着家徒四壁的清贫生活。

盛佩玉虽然也过得不好,却不失当年的端庄风度,两人本该老死不相往来,奈何他们的缘分尚未结束。

某一次盛佩玉到上海办事,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落魄乞丐,一眼就认出乞丐正是曾深爱过的邵洵美。

她抹去泪水,取出刚买的两个包子递了过去,邵洵美全程头都没抬,接过包子就缩在角落狼吞虎咽。

这次见面亦是诀别,一年后邵洵美的挚友王科一病故,他自觉命不久长吞 *** 自杀。

盛佩玉听到丈夫的死讯连忙赶到上海,看到死前穷到连鞋子都没有的邵洵美时,心中酸楚难耐双眼渐渐模糊,可见对这个男子依旧还是割舍不下。

1989年84岁的盛佩玉病故,在她弥留之际或许心中所想,依然是当初苏堤杨柳旁那个给她拍照、喊她“小表姐”的少年......

对于此事,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追风历史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flsw.com/202403/589330.html

“盛佩玉:丈夫出轨后愤然离家,晚年公交上重逢,掏出俩肉包子给他” 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