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正文内容

837. 一个外国人经历的红场阅兵式

中国历史2周前 (04-01)5

作者:阿登的苦林

作者简介:阿登的苦林,山东人,喜欢二战及冷战军事,尤其是太平洋战争、苏德战争和冷战武器装备,曾在“空军之翼”等网站发表过若干文章。

“1995年5月9日,为纪念二战欧洲战场胜利50周年,在莫斯科举行了苏联解体之后的之一次全阵容阅兵式。”

1995年5月9日举行的红场阅兵式是苏联解体后,莫斯科在20世纪90年代举行的之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动了坦克和重型武器的阅兵式,尽管1991年和1993年坦克都出现在了莫斯科的街头上——当时苏联/俄罗斯曾两度濒临爆发内战的边缘。

1995年5月9日当天,在莫斯科举行了两次阅兵:之一次是上午的阅兵,徒步方队在红场上行进着接受了检阅;随后是下午早些时候,在莫斯科市中心以西的库图佐夫斯基大道上举行的机械化阅兵式,库图佐夫斯基大道直接向西通往明斯克,然后再往西则一路通往华沙。

之所以将徒步方队和机械化阅兵式分开进行,而不是同时在红场上进行,是因为当时在直接通往红场的马涅日纳亚广场的下方正在修建一个新的地下多层购物中心。因此,尽管徒步方队可以绕过施工现场并在红场上列队行进,但重型装备却不能。其结果是,自1918年“十月革命”之后之一次在红场和莫斯科市中心西北的霍登广场举行阅兵式以来,这是第二次徒步方队和机械化阅兵式在不同的地点举行。

对莫斯科人来说,1995年5月9日上午是一个典型的风和日丽的初夏之日。当徒步方队在红场上行进时,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同时分批抵达通往莫斯科市中心的库图佐夫斯基大道,乘员们在那里停好车,然后开始清理维护他们的装备,或是站在一起等待活动。

在新建的“胜利公园”入口处,临时性的阅兵检阅台已经搭建完毕,“胜利公园”的正式开放时间与举办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活动是同一天。当天,时任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检阅了部队,陪同检阅的有来自52个国家的官方代表。出席阅兵式的外国政要有25位国家元首,包括英国首相约翰梅杰、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和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等。

这次机械化阅兵式上,既有自20世纪90年以来从未在公开场合亮相过的苏联时代的车辆和装备,也有首次公开亮相的一些沿袭自苏联时代设计渊源的新一代车辆和装备。在首次公开亮相的车辆和装备中,包括用于取代苏联时期装备的BMD-2空降战车的BMD-3空降战车,用于搭载9K58-2“龙卷风”多管火箭炮的9A52-2发射车(其底盘为MAZ-543M型轮式8×8底盘),以及2S19“联盟-S”自行火炮/自行榴弹炮,所有这些武器装备都是在苏联即将解体的前夕开始服役的。

图1.从阅兵场上返回营地的BMD-3空降战车

图2.9K58-2“龙卷风”多管火箭炮的9A52-2发射车在苏联解体前夕服役,MAZ-543M底盘在明斯克生产(现在也是)

这场阅兵式上还出现了一些老式装备,包括最后一次出现在莫斯科红场上的9A33BM3发射车,这种发射车用于搭载9K33M3“黄蜂-AKM”防空导弹系统,它是基于BAZ-5937型两栖6×6底盘研制的,其之一种型号早在1975年就出现在了红场上。

图3.9K33M3“黄蜂-AKM”防空系统的9A33BM3发射车于1982年首次出现在红场,其取代了1975年问世的早期型号

9K79-1“圆点-U”地对地导弹系统(在俄罗斯其被称为OTR,意为“战役战术火箭”)搭载在非常独特的BAZ-5921型两栖运输/发射车上,该武器系统最早于1990年出现在莫斯科红场阅兵式上,是老旧的9K72地对地导弹系统(对北约来说,其最熟悉的称谓是SS-1“飞毛腿”导弹)的替代品——在1995年之后,人们也不会再在莫斯科阅兵式上看到这种导弹了。

图4.一台作为备份的9P129-1“圆点-U”地对地战术导弹系统,其似乎被一辆警车截停了

S-300PS防空导弹系统也是自1990年以来首次公开展示的一款武器装备,其5P85S运输和发射车也是在老式的MAZ-543M型轮式8×8底盘上改进而来的,直至21世纪20年代末期,它仍然是俄军标准的军用底盘之一。

T-72和T-80主战坦克在苏联后期都曾公开亮相过,但并不是1995年出现的T-72B和T-80U。1995年受阅的T-72B在当天被称为T-72S,这是一个出口型代号。实际上,这些坦克是俄罗斯T-72B型主战坦克的改进型,安装了之一代“接触-1”型爆炸反应装甲,在俄罗斯国内也是这样介绍这款坦克的。

在西方,安装有爆炸反应装甲的T-72B型主战坦克被称为T-72BV,其逻辑是:早期的T-72A变型车在苏联时期被命名为T-72AV,所以后来的型号应该遵循同样的命名模式被命名为T-72BV。当然了,俄国人实际上并没有这样命名,也许他们这样做仅仅是为了让西方的情报分析人员无法延续这一逻辑而在晚上睡不着觉而已……

图5.T-72B坦克后来安装了“接触-1”爆炸反应装甲,因此西方改称其为T-72BV,尽管在苏联服役期间无此代号

到2008年恢复胜利日红场阅兵式时,俄军的T-72坦克已经被大批量生产装备的T-90A主战坦克所取代,尽管T-72坦克的不同改进型今天仍在俄罗斯军队中服役。不过,在2017年,问世于20世纪70年代的T-72坦克将以升级版T-72B3/B3M的面貌重新出现,对于这款在苏/俄军中服役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坦克来说,这不啻是焕发了第二次生机。

1995年5月9日的这次阅兵也将是T-80系列主战坦克在莫斯科的最后一次公开展示,尽管这款坦克在随后的几年里在俄罗斯其他城市也进行了阅兵展示,并且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进行了现代化改造。

除了沿库图佐夫斯基大道开进的车辆之外,这次阅兵式还让人们有机会看到各种很少见的苏联时期的辅助车辆:行进在阅兵队列周边的车辆包括ARS-14化学净化车(该车是在吉尔-131卡车底盘上研制的,在阅兵期间用于给受阅装备加油)、车体呈盒型的嘎斯-66 R-145无线电台车,以及曾经无处不在的UAZ-452A救护车(车上有紧急医疗小组随时待命)。

图6.以吉尔-131卡车为底盘的ARS-14化学净化车被用来为返回基地的车队补充燃油

图7.1995年的阅兵式上包括各种支援性车辆,其中许多算是“老古董”了,比如UAZ-452S救护车

UAZ-3151是较著名的UAZ-469B的生产型车辆的改进型,用于在阅兵式上承运军事部队的旗帜,并作为装甲纵队的领头车辆。与早期型号相比,改进后的UAZ-3151有许多机械性能方面的提升,该型车辆也在20世纪70年代初进入苏军服役,但其外部识别特征仅限于一些小细节,比如较大的车灯。

后期的UAZ-3151车型还配备了单层整体式挡风玻璃,而不是早期UAZ-469B的分体式挡风玻璃。1995年的阅兵式也将是该车在莫斯科公共活动中的最后一次亮相。当俄罗斯在2008年重新举行红场阅兵式时,外观平淡无奇的UAZ-3151已经被GAZ-233014“虎”式装甲车族所取代,后者成了阅兵方队中的主角之一。

图8.虽然乍一看是标准的UAZ-469B,但其实是UAZ-3151,其仍然采用分体式挡风玻璃,但采用了改进后的较大车灯

1995年的阅兵式还包括一次航空飞行表演,这不仅是自苏联解体以来,而且是自1957年以来(这一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巴导弹危机之前),之一次在莫斯科市中心上空举行这样的飞行表演。

对莫斯科市民们来说,这次阅兵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活动,因为它是在市中心西部一条特别宽的大道上举行的。这条大道最终在克里姆林宫附近形成了一个“T”形的路口,但宽度明显变窄,因此在阅兵结束后,受阅队伍沿着一系列不同的道路分散回到了基地。当受阅部队渐渐消失在远处时,徘徊不前的公众并不知道,有相当数量的车辆即将转弯,以单行线前进,并沿着原路返回基地。

当这支装甲纵队在俄罗斯交通检查局(GAI)和军事交通检查局(VAI)的车辆的带领下返回基地时,现场提供了一些极好的拍照的机会,用现在的话说,这完全是一种互动的展示。

图9.到1995年时,2S3“金合欢”自行榴弹炮已经在苏联/俄罗斯军队中服役了20多年

从本文的一系列照片中可以看出,除了在场的俄罗斯国家政要和外国出席者之外,机械化阅兵的安全问题并不重要:当车辆停在那里等待出发的命令时,少数对装备感兴趣的公众甚至可以不受限制地拍照。

特别令人着迷的是,阅兵队伍后方的车辆在追上方队领头车辆时与公众擦肩而过的速度,它们以接近更高速度从观众的眼前飞速驶过,而且几乎没有减速的迹象。

在车队回程中,可以看到一两次略显粗糙的转向修正,特别是TOP型装甲救援车的转向修正,对于观察者来说,这需要驾驶员-机械师从位于首上倾斜装甲后方较高的位置,使用延长的操纵杆来操作转向。在拥挤的大道上,如此近距离的转向修正也是相当令人难忘的。

图10.TOP型装甲救援车,需要驾驶员-机械师从位于首上倾斜装甲后方较高的位置操纵转向

1995年之后,莫斯科没再举行过包括机械化部队在内的全阵容阅兵,直到2008年才恢复了自1918年开始的红场阅兵传统,并将红场作为“默认”的此类活动的地点。然而,2008年之后的红场阅兵式成了“封闭式”的活动,因此对公众来说,能够看到真正阅兵式的经历从来没有比1995年那次更好过——当时俄罗斯整个国家是“放松”的,阅兵式是仪式性的,安保工作也相对较为低调。

笔者(即原文作者James Kinnear)参加的上一次红场阅兵活动(2020年)涉及四次安全检查:之一次由准军事人员进行,其余的由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人员进行,检查内容包括背包、手机、相机和文件,文件还被用放大镜检查。

现在(注:原文发表于2021年4月),即使在最后的阅兵排练期间,莫斯科市中心也被严密 *** ,所以在5月9日这一天,公众无法进入真正的红场阅兵队伍附近。与当今世界生活的许多方面一样,在冷战后令人振奋的早期,尽管困难重重,但和平的迹象还是主流,即使在俄罗斯,那时候的管制也是比较宽松的。

图11.2S19自行火炮在苏联最后的日子里开始服役,直到1995年才之一次在阅兵式上亮相,其最新的型号是2S19M2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追风历史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flsw.com/202404/589463.html

“837. 一个外国人经历的红场阅兵式” 的相关文章

秦始皇陵千年来为何没有人敢深挖 里边真的有阴兵镇守吗

秦始皇陵千年来为何没有人敢深挖 里边真的有阴兵镇守吗

对秦始皇陵真有阴兵镇守吗?为何2000多年没人敢深挖?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历史网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公元前246年,秦始皇下令建造一座恢宏的陵墓,为了衬托帝皇身份,皇陵自然是富丽堂皇的,令人意外的是,秦始皇陵竟是此后历代皇陵中最高级别的,一建造即是巅峰,数千年来,许多人都对这秦始皇陵十分感...

杨文纪:北周时期大臣,他担任过哪些职位?

杨文纪:北周时期大臣,他担任过哪些职位?

杨文纪(约545~603年),字温范,北周时袭爵华山郡公。下面历史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初任右侍上士,后历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安州总管长史等职。仁寿二年(602),迁为荆州(今湖北江陵)总管。仁寿三年五月二十二日(603年7月6日),卒官,时年五十八。谥曰恭。人物生平承袭爵位...

南京城沦陷建文帝落荒而逃 建文帝最后去了什么地方

南京城沦陷建文帝落荒而逃 建文帝最后去了什么地方

对建文帝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朱棣怎么也没抓住他?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历史网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大明风华》电视剧中有这样一幕,南京沦陷,建文帝不得不落荒而逃,于是他凭着朱元璋曾留给他的剃刀和僧袍成功逃脱而出,甚至为了掩盖自己的行踪而制造了自焚的假象?朱棣并不相信这一事实,于是他派遣人员去搜...

侯景在历史上是什么形象?他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侯景在历史上是什么形象?他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侯景,南北朝时期南朝汉政权的皇帝。你们知道吗,接下来历史网小编为您讲解侯景是北魏朔州怀朔镇鲜卑人,少年时便是一条骁勇好斗、横行乡里的地头蛇。“及长,骁勇有膂力,善骑射”,由此被“选为北镇戍卫,稍立功效。”这条地头蛇在军营混得风生水起,很快拉起一支私人武装。他趁“魏末北方大乱”之际,率部投奔权臣尔朱荣...

刘邦临死前为什么要说樊哙 刘邦是怎么想的

刘邦临死前为什么要说樊哙 刘邦是怎么想的

还不知道:刘邦病重之时,为何派人诛杀大将樊哙?的读者,下面历史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刘邦是一手建立西汉政权的汉高祖,而在建立西汉的过程当中同乡樊哙对他的帮助也很大。并且最终汉朝成立之后刘邦封樊哙当汉朝的大将军。但是到后来刘邦年老病重的时候却派人去斩杀樊哙,主要是因为樊哙是吕后的妹...

廖化:蜀汉后期重要将领,以果敢刚直著称

廖化:蜀汉后期重要将领,以果敢刚直著称

廖化(?-264年),本名淳,字元俭,荆州襄阳郡中卢县人。三国时蜀汉将领。接下来历史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廖化曾为前将军关羽帐下主簿。关羽败亡后,归属孙吴,用诈死之计回归蜀汉,被刘备授为宜都太守。刘备去世后,转拜丞相参军,后为广武都督,迁阴平太守,多次参与蜀汉的北伐。官至...

秦始皇和汉武帝都是千古一帝,谁更胜一筹?

秦始皇和汉武帝都是千古一帝,谁更胜一筹?

秦始皇一统六国,汉武帝打的匈奴闻风丧胆,这两位都是千古一帝,那么到底谁更胜一筹呢?下面历史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秦始皇大家并不陌生,他统一六国,奠定中华基本版图。其自觉功过三皇、德盖五帝,故始创皇帝尊号,其施行车同轨、书同文,加强中央集权,奠定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政治格局。秦始皇...

电视剧中朱温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暴君 历史上的朱温确实如此吗

电视剧中朱温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暴君 历史上的朱温确实如此吗

今天历史网小编给大家带来历史上推翻唐朝的朱温,他真的做过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吗?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历史网小编一起看一看。梁太祖朱温,他的私德却是有问题,但远远没有到那种人神共愤的地步。现在,随着大多数说到朱温的影视剧,都将他描述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暴君,昏君,因此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一说到朱温...